爱是一道绿光

喜小红【尤其是A红,我爱A红一辈子】,老威,小补,漂移,老王,还有巴拉巴拉,半通吃党,虎子迷,不吃红风红/mop

【天红/微威红】迷思

头脑发热的产物,短打一发完,主天红,有提及威红。有一段略暴力的描写。
——————————————

   红蜘蛛又想起了那个夜晚。

   战前,地质学院。那个晚上,天火同他表白了,他们喝了些高纯,又跑去跳舞。大型民用飞行单位本来就不多,再加上身边陪伴着的红白涂装的貌美seeker,所以,当他们走进舞池时,很快就引起了身边tf们的注意。

     机们吹着口哨,看着他们起舞。体型差并没有影响到这对新晋恋人的舞动,seeker环住航天飞机的脖子,航天飞机则双手揽着小飞机的肩。

    他们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曲毕。然后他们走出了舞厅。天火微醺,嘴角上弯,傻笑着,光学镜里洋溢着喜悦。红蜘蛛看着他,脸上浮现着不同于现在的,温柔的表情。他拍了拍天火的腰,天火把他抱起,将脸贴在红蜘蛛的脸上,微微蹭着,嘴里喃喃着“小红,小红”,红蜘蛛一边应着,一边靠近他的接收器说:“好啦,好啦,天火,我们回学院吧。”

    天火哦了一声,放下红蜘蛛,变形成了航天飞机,和红蜘蛛一起回了学院。

————————————

     那真是快乐的日子。现在的霸天虎二把手,空军指挥官这样想着。他刚与威震天唇枪舌战过,字面意义上的那种,身心俱疲,但此时此刻,他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那段时光。

    以及,现在与自己对立的天火。
   
    天火,该死的大白炉渣。
   
    我曾经爱过他,他也曾经爱过我。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他,而他又是否爱我了。
 
     爱——在旁人看来,似乎与红蜘蛛不搭边。这应该是他唯一不会有的正面感情。他阴险、狡诈,时刻想推翻自己的上司,篡权篡位,在他身上,好像没有一丝爱人或值得被爱的理由。

    哦,除了他那张姣好的面容。
 
    可是,又是什么时候起,自己变成了这样的人了呢?

    他又想起了天火对自己的怒吼,他说,红蜘蛛,你变了。
    
    我变了吗?

    原先的红蜘蛛不是这样的。在空军,他是部队明星;在学院,他是大众情人。在军队里,红蜘蛛总是那帮人的对接幻想对象;在学院里,每当红蜘蛛的引擎声响彻云霄时,总有许多地面单位抬头仰望,胆大的飞行单位甚至试图在他身后跟着,不过总是被seeker甩的远远的。  

    只有在霸天虎时,他成了一个反面角色。

    靠对接面板上位,毫无实干,只会放黑枪……
   
     红蜘蛛懒得解释,他也无须解释。自己的地位已经不必让他拘泥于那些闲言碎语。当然,如果硬要解释,那也只有一句话:威震天不是蠢蛋,自己也不是。

     他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的确变了。原因又是什么呢?
    
      是那场意外。天火坠机的那场意外。

      当他最后发现那场事故只是上层人的阴谋,为了掩饰他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的阴谋时,那些红蜘蛛的为数不多的品行上的闪光点,一一消退了。
     
      他开始变得狡诈,变得狠厉起来。不知为何,他学起这种东西总是非常快。
    
      为了复仇,他加入了霸天虎。

      霸天虎很快就给了他想要的——

      红蜘蛛亲手拧断了那个tf的脖子,将他的头连着一段脊柱狠狠抽出来,与自己对视着。

      “你真恶心。”红蜘蛛对着它,是在说那个tf,又好像不是在说那个tf。他往那个可怜的头上啐了一口电解液,又嫌恶地扔在地上。仍不解恨,又抬起高跟鞋狠狠地踩了一脚。
   
    一旁的声波见时间到了,提醒红蜘蛛。红蜘蛛又把那个头踹的远远地,和声波一起溜走了。
  
    那场复仇过后,又是无尽的空虚与冷寂。

    天火已经不在了。
   
     他想找点事做,但战争已经开始了,脱离霸天虎已是不可能的事。为了保住自己,他开始拼命往上爬,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篡权,和威震天对接,这些事对他而言不过是消磨时光,虽然前者更具有挑战性与不可控性,后者也经常不在自己的自愿范围之内。

     他感到自己走进了生命的寒冬,那是连火种都会冻结的一段岁月。
    
    他独自走了好久,直到在那颗蓝色的星球上又一次遇见天火。
   
    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

    红蜘蛛不再去想那些无用的东西。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比如,想想怎么找回失落的时光,同天火一起。
  
END
   

………………
 
碎碎念一发,本来是想写小红初拆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不知道是糖还是刀的产物……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