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道绿光

喜小红【尤其是A红,我爱A红一辈子】,老威,小补,漂移,老王,还有巴拉巴拉,半通吃党,虎子迷,不吃红风红/mop

最近老是在想,如果地质学院的的鹅原来是个一丝不苟的教授,小红初来乍到后,两人彼此之间发生摩擦,最后相互感化会是什么样子?emm要真这么发展的话小红加入虎子就会是不可抗力因素了233毕竟情投意合了还各分东西,明显有情况啊

欠了一屁股文债,待我缓缓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是的,越写就发现自己的笔力贫乏,越写就越能暴露出很多问题。真的是想写的展现不出来,文字没有张力……想改还是一句话,多看书,多看经典,好好审视自己于优秀文字所欠缺的东西,然后弥补它,改进它。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A版柱红/无望的爱】

A版柱红


擎天柱注意那个飞行家已经很久了。


什么时候发现他与其他霸天虎不同的呢?擎天柱有些记不得了,但可以明确的是,那个不一般的霸天虎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他看得出来,红蜘蛛虽忠心耿耿,却并不受威震天的待见。即使前一天红蜘蛛为霸天虎立了大功,让汽车人损失惨重,隔天却并未瞧见威震天对红蜘蛛的态度有何改善,反而是一如往常的责备与忽视。


擎天柱为红蜘蛛感到可惜。


这种错觉般的感受似乎并不该出现在汽车人的司令官身上,但擎天柱仍是不由自主地萌发出这种情绪。


他曾想过招揽红蜘蛛。在一次抢夺微型的空隙,他故意引诱红蜘蛛到树林阴翳处,在打斗中真诚地询问。


嗯,在擎天柱的意料之中,红蜘蛛当然没有答应。这种招揽这么看都像是个明摆着的陷阱,而且当时的红蜘蛛对威震天忠心耿耿,更不可能有所表示了。


这场没经过处理器的招揽的结果,当然是红蜘蛛愤怒地一炮轰在擎天柱身上,然后怒气冲天地飞走了。


从那以后红蜘蛛更加防备擎天柱了。


在霸天虎抢夺镇魂枪的那个泥泞雨天里,红蜘蛛正想乘胜追击,重创擎天柱时,却发现自己早是一颗弃子,被威震天无情地丢弃了。


偏偏热破他们还在补刀,成了推倒本就摇摇欲坠的红蜘蛛的最后一根稻草。


绝望的红蜘蛛突入空中,仰天长啸,不顾一切地叫喊抛弃了他的同僚的名字,还有,威震天大人。


那一刻,红蜘蛛如轰雷般的崩溃之声刺痛了擎天柱的芯。


……可怜的红蜘蛛。


念头一出,他便开始责怪自己,红蜘蛛是一个战士,他不应用这种怜悯的话定义红蜘蛛,就算是想也不行。


基地的急报把他拖出了这种奇怪的自责。


他最后看了一眼仿佛要哭出来的红蜘蛛,和伙伴们一起传送回了基地。



……



不久后,红蜘蛛盛满了对威震天的复仇之芯来到了汽车人的阵营。


擎天柱答应收留他,一部分是出于情报,一部分是对同是变形金刚的红蜘蛛的友好,最后一部分则出于自己的私心。他将这种领袖不应有的情绪封存了起来。


他只能说,欢迎来到汽车人的阵营,红蜘蛛。


却无法再说出别的话。


只是,在拯救微型任务完成后,那一部分情绪还是突破了封闭,如破土的幼芽一样钻了出来。


“住手,红蜘蛛,我们的任务是拯救微型。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


现在还不是复仇的好时机,其他霸天虎还有可能继续做乱。


他这么暗示红蜘蛛,想让他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意图,而那些应该被称作嫉妒的东西却不受控制地愈发膨胀着。


令他稍有安慰的是,红蜘蛛在经过一番挣扎后,总算听服从了他的命令。


擎天柱很高兴。


……


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让擎天柱措手不及。


红蜘蛛突如其来的背叛,九头蛇大炮的奇袭,自己死而复生的经历。


这让一切他深受打击,但他还是什么也不能说。


那只是私人情绪。


而自己是汽车人的司令官。


无法兼容。


……


最后,当他看着红蜘蛛为了两派的联合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不自量力地挑战宇宙大帝而化为灰烬时,擎天柱感到芯里有什么东西不复存在了。


或许它本来就不应存在,所以才破碎得这样绚烂而绝望吧。


红蜘蛛,我……




过去【威红/天红】(镜湖上下两颗殊途的明星/前传)

阅前啰嗦:

本篇为镜湖上下两颗殊途的明星前传,前半部分是自己对A威渣成这样的感想和个人理解,发生时间在A红背叛汽车人带着剑和盾回霸天虎之后,启动九头蛇大炮之前,后半部分你懂的。有一丝丝威暗,为正文部分要写的内容。

https://shimo.im/docs/iYDmWCmpHnMtqzsB

回忆杀,我TM……!!!!!


总结一下,日版AV,渣,美版AV,更渣。

渣渣威。

然后,我心疼你啊,小红!!!

sg天红虐点多多,真的是哭唧唧……以前在AO3看到一篇sg天红,开头就是擎帝把镜红赏给天火,然后就是虐啊虐,记得有把小红翅膀拆了,光镜nen瞎了,小飞机们找到小红的时候小红那个难过啊……最后结局是虎子一枪打爆了天火的头【默哀三秒.jpg】看完心里就像有什么梗着一样,哎。

镜湖上下两颗殊途的明星【序章】(天红,威红)

宇宙是A/E版,小红有两个人格的设定。

不喜该设定请勿入内。

A红对应天红,E红对应威红

这章是个小开头,比较短,近期很忙暂时不会更新。

…………

冷。

钻入骨髓、透彻心扉的冷。

“这是……什么地方……”

“我不是已经……?”

他低头看了看,闪着冷光的双手、内漆红色的肩甲,还有毫无伤痕的机体。

这一切都让他奇怪不已。

他又回想起那一刻,自己被烧成灰烬的那一刻。

“……”

机甲仿佛正被灼烧着一样。

他还记得那一刻,炽热的能量将他吞没,临死前他似乎在惨叫,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应该早就感受不到任何事物了。可是现在,他又重新恢复了意识,重新面对冰冷的黑暗世界。

“……”

为什么,我还活着?

好冷。

无由来的,丝丝缕缕的悲伤夹杂着寒气,从机翼缠上他的机体,钻入管线,直摄他的火种。

天火。

他隐约听到了天火声嘶力竭的哀嚎通过火种汹涌地穿了过来。那种清晰直观的情感冲击着他,接着就只有沉寂。无穷无尽的思念使他浑身又纠结地疼着。

然后,他想到了威震天。

周围似乎又冷了许多。

“……!”

他不想再想下去,那种冰冷几乎将他的思绪完全冻结。恨意在一瞬间爆发,灼烧着冰层,极力地突破,又被彻骨的寒冷所阻挡,渐渐消沉。

他不再想了,决定观察这个陌生的世界,想想怎么出去。

…………

暗啸对威震天来说,是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是红蜘蛛,却又不是红蜘蛛。你瞧,三面怪改造了他,使他忘了身份,没了记忆,丢了一切。但他又神使鬼差地回来了,遇到了自己。

“红蜘蛛”来刺杀他时,威震天几乎是欣喜若狂的。

红蜘蛛……你再也别想逃走了。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将利剑穿刺进了“红蜘蛛”机体,将他伪造的记忆全部删除,但他又很快发现“红蜘蛛”有哪里不同了。甚至可以说,“不同”并不足以形容“红蜘蛛”的变化。

他与红蜘蛛似乎根本就不一样。

暗啸,除了与红蜘蛛有着相似的机体外,与红蜘蛛有太多的不同。

他对威震天没由来的信任,他对威震天的诚心,他向他的首领效忠,他从不反抗——太不一样了。

红蜘蛛从来都不可能这样。艳红的Seeker是如此骄傲,他怎么会对一直贬低他的首领如此尊敬甚至谦卑呢?

威震天困惑不已。暗啸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与疑惑。

但这并不是首要的。

重要的是,这样的“红蜘蛛”使他有一种满足感,“红蜘蛛”满足了威震天与生俱来的、粗砺的饥饿感。他填饱了威震天的欲望。所以,当他占有暗啸时,那种满足使他的火种都在狂喜地燃烧着。

而且这种满足是如此易得。

只要他说,

“过来,暗啸。”

一旁的暗色机体就会蓦然亮起光学镜,回答,

“是,首领。”

哇我对tf的高c脸真是情有独钟,逛一圈p站就能收获好多图,简直太棒了(当然最棒的高c脸只在太太们的本子里……sad)

记梗

红蜘蛛和威震天过上了老夫老妻的生活,红蜘蛛虽然仍有篡位之意,但对老威的爱压制住了这种冲动。然而,一个神秘力量打破了这种平静,红蜘蛛被蛊惑,以至于杀死了他的爱人威震天。因为火种融合,威震天死后并没有回归火种源,而是以类似灵魂的状态陪在红蜘蛛身边(此处有颇多心理描写不一一赘述)。

清醒过来的红蜘蛛悲痛欲绝,他虽然夺得了霸天虎的大权,却失去老威,他对自己说,你不是已经成功,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了吗?为什么这么悲伤呢?他日日夜夜地想着,想着过去,老威在一边看着却无能为力,他想告诉红蜘蛛自己还没死透,如果红蜘蛛可以找到火种分离的方法老威还是可以回到他的躯壳里的。

只是这一切并没有如老威所愿,它滑向了不可遇知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