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道绿光

喜小红【尤其是A红,我爱A红一辈子】,老威,小补,漂移,老王,还有巴拉巴拉,半通吃党,虎子迷,不吃红风红/mop

【威红】流言 第一章

   摘要:红蜘蛛发现威震天似乎找到了可以替代他的空中好手,他为此心烦意乱。
   打个预警:有提及的seeker内部消化,也有伪威震天x路人,全篇cp为威红,车……大概在结尾,或者番外?可能是坑,慎入
————————分割线—————————
              
         夕阳褪去,天际逐渐融入黑夜中。红蜘蛛坐在舱室的一角,双手搁在膝上,呆呆地看着舷窗外的景象。通常,红蜘蛛不会坐在这里浪费时间。他有很多可供消遣的乐子,去找威震天,和他的僚机们来一发,或者干脆去瞭望仓幻想他的丰功伟业——但是今天不一样,老铁桶似乎找到了另一个飞行单位的好手,好到足以替代他成为霸天虎的空指。红蜘蛛一直认为,威震天早就知道自己的鬼主意,他之所以一直没有撤去红蜘蛛空指的职位,不过是没有一个霸天虎有可以替代他的能力。红蜘蛛对此有足够的自信。青丘最快的Seeker,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窗外已完全是一片黑,只有仔细看才能瞧见一些模糊的星点。红蜘蛛站起身,扭动了下身子,一阵电弧噼里啪啦地从酸涩的膝部轴承处闪过。不要灰心,你可是STAR。他这么对自己说,然后走了出去。

         他直奔威震天的舱室。他想知道老铁桶在搞什么鬼把戏。过去的数万年间他从未被踹下霸天虎的第二把交椅。Rumors……红蜘蛛不吃这套。

          紧闭的舱门处传来一阵笑声。其中一个是老铁桶,另一个听起来则很不真切。“像是那个小子。”他想起了那个近日突然出现的、不多时就掳走了他上司对他关注的人。

          红蜘蛛的火种一跳,他靠在舱门边的墙上,双手抱胸,凝神听了一会。“就是那个小子。”他们在谈诗。红蜘蛛没由来的一阵寒颤。威震天从不与他讨论诗歌。虽然在红蜘蛛看来,“那些杂乱无章、东拼西凑的字符结合体根本一无是处”。之前两人独处时,威震天总是主动的那个。多数情况下,他会坐在一旁的书桌边批阅那堆数据板,而让红蜘蛛一个人呆着。

         红蜘蛛有时会侧卧在充电床上,单手撑着脑袋,静静注视着威震天办公时专注的模样。更加无聊的时候,他会去那些藏书架子上翻一翻威震天的“宝贝”——那堆“发霉”的古董数据板。

          这些在红蜘蛛看来毫无意义的玩意儿对威震天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红蜘蛛嗤之以鼻,又抽出一本看了起来。“古老而又悲壮的爱情故事,哈。”他粗鲁地将其塞回原处,然后转身,发现老铁桶身旁的数据板完全挪了个位置——从左侧移到了右侧,全部批完的标识。红蜘蛛略微地提了提神,又一次幻想起自己篡权后要做的一百件事的其中一条:他一定要把这些垃圾全都丢掉,换上一个更大更豪华的沙发,全真涡轮狐狸皮的,然后——没等他想完,他就被一双银色的大手从腋下抱起,扔到了床上。
 
         红蜘蛛从回忆中醒过神来,耳边的笑声已然停止。然后是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红蜘蛛拒绝去想那是什么,他启动足底的推进器,跌跌撞撞地飞走了。

          红蜘蛛打算去公共餐厅找些喝的。尽管已经过了饭点,餐厅里仍有一些霸天虎在那说着闲话。内容不外乎哪家油吧的高纯好喝,哪个星球上的风景漂亮,哪处红灯区的服务机最辣,还有一些——流言。“嘿,你们听说了那个新来的小子了吗,就是踹掉红蜘蛛,勾搭上头儿的那个飞行单位。”“哦,可不是,虽然比起红蜘蛛他还差点,不过他可真是走运,头儿就喜欢这样的,听说他还懂点诗,红蜘蛛这下可——”

        “我可怎么样,继续说下去,这听起来真是非常有趣。”红蜘蛛的黑脸越发黑了,他慢慢地喷射着气流,悬浮至那个刚刚还一脸猥琐的虎子前,关闭了推进器,站在那个虎子面前,面无表情地询问。“大人!红蜘蛛...大人!我并不是,不是——请您原谅——红蜘蛛大人!”他的求饶对于正在气头上的红蜘蛛来说并没有什么用,相反,那些停顿方式,更像是助燃剂。
         
        “听听,听听——”红蜘蛛举起一条腿,轻轻抵在那个求饶的虎子脸上。优美的白色长腿让面前的虎子瞬间呆滞,腿间若隐若现的挡板更是一股无形的诱惑力,连周围一帮听客也不由自主地看呆了,在一旁不知做什么好。

           红蜘蛛更是生气,他猛然点燃足底的发动机,砰地一声,面前的虎子因强大的作用力飞了出去,划出了一道抛物线,重重地砸在地上,红蜘蛛则在后退时开启了另一侧的涡轮,在空中翻了个滚,俯视着那些回过神来前去扶人的虎子们,水蓝色的双手握紧成拳,然后松开,他抿了抿唇,忍住那些叫骂的冲动,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