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道绿光

喜小红【尤其是A红,我爱A红一辈子】,老威,小补,漂移,老王,还有巴拉巴拉,半通吃党,虎子迷,不吃红风红/mop

【威红】节日(情人节贺文)

   红蜘蛛最近有些奇怪。

   当看到红蜘蛛第四次远远地望见他就跑走时,威震天这样想着。

   不可否认,自从红蜘蛛与他火种融合了之后,他们的日子——不能说是完全顺霸天虎首领的心,起码也没了那么多阴谋诡计。
 
   所以这次,当红蜘蛛突然开始避让他时,威震天没有去想阴谋之类的事,而是在考虑他最近是不是冷落了红蜘蛛。
  
   当然,这种事情并没有困扰威震天多长时间,他相信这种异常并不会持续太久。
  ……………………
  事实证明,威震天是对的。
 
   三个循环日之后的一天晚上,当威震天打开舱门时,他终于明白了红蜘蛛为什么要躲着他了——坐在充电床上的Seeker身着已有火伴的塞星人才穿的特殊装甲,机翼、四肢和下腹的都用高级的亮光喷漆涂出繁复的花纹,甚至腰上还挂着坠饰——这种装饰肯定不是一天就完成的,按威震天的估计,起码要两个循环周,正好和红蜘蛛第一次躲他的时间相吻合。
 
  “引渡节(1)快乐,威震天。”

    见威震天一脸的惊讶与疑惑,红蜘蛛道出了原因。
 
    引渡节,威震天知道这个节日。和平年代,几乎每对火伴都会庆祝这一天。他们会穿着特殊的装甲,喷上涂漆,互赠礼物,如果有兴致还可以去城市中心跳舞,当然,也有一部分火种伴侣选择在家里呆着,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比如加深一下火种链接。
 
   出于每个人都知道的原因,威震天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有人过引渡节,也很久没有见到有人穿过这种装甲。

    红蜘蛛确实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威震天走了过去,坐在红蜘蛛身旁,覆上他放在身体一旁的手,贴在他的发生器旁:“节日快乐,我的小星星。”

    红蜘蛛的光镜闪烁了一下,侧身依在威震天的肩上,轻声说:“过这个节日真是不容易。光是打磨这些装甲就费了好大的力气。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所以我只好找TC一起来做。TC呢,并不是特别擅长,但他也想给闹闹一个惊喜,于是我们不得不一边防着闹闹,一边防着你。涂漆也是,这种特制的漆并不是特别好配,为此我们费了好多电解液从吊钩那搞来了原料。这样一来,我和TC前前后后花了近两个循环周才全部弄完。”
  
    说到自己的兄弟们,红蜘蛛上弯嘴角,微眯起了光学镜。“噢,他们这时可能在打情骂俏呢。”

    说着,他抬起另一只手,对威震天晃着,威震天呢,自然懂他的意思,他也握起Seeker水蓝色的手。红蜘蛛仰起头,望着威震天,“来跳舞吧,像以前的机们那样。”
  
   威震天并不是一个好的舞者。说真的,你不能要求一个矿工既会写诗,又会唱歌,还会跳舞。战前他没有多少时间跳舞,战后嘛,就更少了。狂博两派的斗争从枪炮上转移到了嘴皮子上。为了塞星政权,双方都忙得焦头烂额。赢得大选后,威震天总算有一段时间缓冲了,而在感情生活上,他与他的副官,红蜘蛛,终于有了进一步发展。

   他们支离破碎的生活一点点地被修复,尽管两人都没有特别清晰地意识到。
————
   他们在舱室里舞动。稍有经验的红蜘蛛引导着威震天的动作。他们慢慢地跳着,即便只有啼嗒的脚步声作伴奏,两机也乐在其中。强大的威震天(Mighty Megatron)也有不强大的时候,但这种不强大也并没有使他受挫。他的火种传来微微的波动,暖暖的,带着深情;威震天也将自己的情感传递出去,与红蜘蛛交融在一起。

   终于,在床边,红蜘蛛停下了舞步,将头埋在威震天的胸前,拥抱威震天。威震天也环抱着红蜘蛛。他们站了一会。直到红蜘蛛抬起头,拉着威震天坐下,又敲了敲威震天的胸甲,示意他打开胸舱,而他自己也张开了座舱和正中央的火种舱,露出了荧蓝的火种。

      他将火种贴了上去。两颗火种交映着,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那般,又迅速融合在一起,爆发出了湛蓝色的光辉。两机的感情迅速地织在一起,不像第一次那样的复杂,这一次只有满满的爱意——那种沉淀了岁月、硝烟、背叛和能量液之后留下的真挚又深沉的感情。

     两机在火种融合的余波下震颤着,美妙的感觉荡漾在他们的大脑模块中。
    
     “引渡节快乐,威震天。还有,我爱你。”

      “我也是。”

END

*(1):该节为杜撰,采用火种伴侣conjunx endura后半词的音译,相当于情人节(应该都看得出来吧)
 

评论(2)

热度(30)